添酒回灯

请称呼辞年

从苏黎世的零点归来

苏沐秋好啊,这位少年有着贯穿全文的悲剧美,而悲剧带来的切肤之痛一旦成了某种瘾,就的确让人欲罢不能。

苏黎世是个好名字。很多人发誓2025年不至苏黎世不回头,要看那陌生的城市里的同一片星河耿耿,看中国队亮瞎世界的显卡,看这打败时间的年轻而荒诞的光。

我们要看荣耀不散,看英雄情长。

学了文科看地图后才知道,原来苏黎世距离我那么远。将近7小时的时差,同城市里粗制滥造的光线一点点积灰掩住这个梦,或许隔世经年后只会想起这一年的今日,夜晚风很硬,卷起死去的千层叶。

苏沐秋也是,他一直站在情怀深处没有实感的无云的夜空下,零点时只有清晰明亮的星子的碎屑撒在他的身上。当独身一人去苏黎世这个梦想力所不及时,回头发现自己好像站在量子力学的平行多宇宙里,不同轴上的光景一起投影过来,所以的梦顷刻化作无语之言。伸手在时光的河流里捞了一把,全是幽微难明的少女情怀。

有切慕的触不可及, 有不及的念念不忘,如自缚的荆棘,却生有茉莉。

他是在盛世到来前就离开了的,此去经年再寻不见的少年,我明知他是最好的,亦知晓他停留在回不去的那夜零点,但即使是明知道阻且长的溯水而上,回到原地,也无法找回。我想念他,所以这份心情就不敢放松——因为那样会一下子分崩离析。此生还是不要再见了吧,别让我在喝下了岁月熬煮的中药把自己推向远方,看完世间庸俗的晚来风急江湖夜雨,对追逐一切感到厌倦时再回头找你。

“多少年后我依然被情怀给将军了啊。”
“那当年给他们的爱,热情和希望呢?”
“爱依然三七分,我是三;热情留在过去”

“希望给他们的未来,愿他们长命百岁。”

“You are as beautiful as the day I lost you”

在想2019年,到底要不要去看驯龙第三部:如何失去你的龙

这个我许久闭口不言,不敢猜测的结局,会不会和原著一样呢,只有分离,分离,分离

毕竟用来立誓的语言太过脆弱,而且分离的戏码被拍了那么多,惹泪点又赚钱

让我想起当初看霍比特人3时的经历,明明知道结局里,小叶子会离开瑟爸,离开庇护他的那片幽浮的密林,眼神里仍有鹿的温润,他启程的时候就像一片真正的绿叶

风一吹,就走了,只是说着不归乡

明知如此,却还是抢着期末考结束的下午独自跑去了电影院,然后抑郁地回家

分离,分离,分离

这个词眼,什么时候可以尝起来甜一点呢

【雷卡】与蜃景相吻

须臾后,巨响便贯穿了一切感知,凉薄的死亡此刻轰然释放了它凛冽的美丽。而在濒死的幻觉里,纵使万钧重的雷霆也化作细雪轻飘飘地落下来,痛觉变成轻盈的银白色鱼尾覆过全身,而雷狮的动作也一样轻柔——当他扬起手臂时,仿佛撩动深海。

卡米尔知晓,此次他终于要迎来终焉了。早在几年前的抉择后,命运冰冷的指尖就已经安静而危险地抚上他的颈动脉,待他来日输掉自己尚且温存在时间断层里的过往,于赌局的方寸之间一败涂地粉身碎骨,只因为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赌徒:奢求不多,付出却超支,难怪最后得了个进退维谷的报应。

活该,真是活该。

可是现在,就是现在。明明血液纤细温吞的味道在他的身边纠缠如同魑魅魍魉,明明马上就要掉进炼狱里去了,连挣扎着抓住一根稻草一根蛛丝都做不到,卡米尔却模糊地回想起雷狮第一次向自己伸过来的手,他记得雷狮的掌心柔软干燥,像是日后萌生的某些心事的巢。当然,还有多少年来对他持之以恒的念想。它们就宿在自己对雷狮的每一声称呼里,气流穿过声带,最后徘徊在胸腔里的振动清晰得无以复加又万死难辞,让卡米尔明白,原来梦魇早已悄然种下这不可饶恕的背德的罪孽。

那现在呢?他又输给了谁呢?

卡米尔想,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即使自己在雷狮身边停留的时间不算太长,于未来而言又消失得过早,但于双方来说,彼此都是杀进对方以往一成不变的命运里的光,可是光愈强烈影愈浓的真理被人用俗透了的辞藻诠释着难以言喻的阴暗面。但卡米尔清楚的是,若两人一同参加这场大赛的话,雷狮就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与其说他们同是未卜先知太过聪明的个体,倒不如说是因为可以深谙彼此到连灵魂都生出小小的缺口,于是痛楚趁虚而入,摇旗呐喊着,一生都无法摆脱。

黑色冰凉的潮水漫过眼皮的一瞬间,卡米尔想,还好,那一天他握住了那只手,才没有错过被雷狮拽入己方甚至心房的机会。要是他与雷狮互为敌人,那么即使耗尽他的才智与雷狮折磨死人的骄傲,他们也无法上演这一场如光与影一般相生相克的戏码。

卡米尔从来都知晓他一定会死在雷狮的手上,因为从始至终,他都那么相信雷狮,就像相信他自己。